最新动态

山东西域求法高僧之分布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10-16 10:49     浏览次数 :

[返回]
    上面分析山东高僧活动的分布时,有一点没有考虑,即到西域求法之高僧。
    七、八世纪,佛教在中国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后,进入了全盛时期。但佛教在发展的过程中,也遇到了一定的难题,即佛经的翻译问题。由于初期佛经的原本多从西域各地传入,不是经本不全,就是传译失真。因此在学问的研究上,时常会发生一些无法解决的问题。特别是佛教盛行以后,这种情况就越来越不能适应当时佛教徒的需要了。于是,从东汉末年开始,就不断地有中国僧徒跋山涉水,不远万里到“西天”(印度)去求取真经。
    到了唐代,由于佛教在印度得到了广泛的传播,佛逝等地己发展成为世界重要的佛教中心,佛学非常地兴盛。因而,这种求法活动也达到了高潮。据《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一书记载,唐代西行求法之高僧,其籍贯可考者,就有44人,其中山东地区有4人,他们分别出自齐州和莱州,齐州3人,莱州1人。而实际上去西天取经的僧人要多得多,因为西域求法之路异常艰难,条件非常的恶劣,很多人死在了半路上,“西去者盈半百,留者仅有几人”。

             上海公墓,金山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松隐山庄,
                           山东西域求法高僧之分布

    在山东地区所出的求法高僧中,义净是最突出的一个。
    义净(635一713),俗姓张,字文明,山东历城人,十四岁出家,“便萌其志,欲游西域,仰法显之雅操,慕玄奖之高风。他和玄奖一样,觉得研究佛学的资料不够充分,也不满意以往翻译的佛经,因而一心要亲自去印度访问,并搜集新的经卷。咸亨二年(671年),义净从广州出发,取道南海赴印度求法。历尽千辛万苦,经历三十余国,前后达25年,光在那烂陀寺就达11年之久。最后于证圣元年(695年),回到洛阳。共“得梵本经律论近四百部,合五十五万颂,金刚座真容一铺,舍利三百粒。天后亲迎于上东门外,诸寺绪伍具旖盖歌乐前导,救于佛授记寺安置焉。
    此后,义净又先后在洛阳大福先寺、长安西明寺、荐福寺等寺院翻译佛经。至景云二年(711年)止,“前后翻经107部,都428卷,并救编入一切经目。又别撰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南海寄归内法传”。〔冈义净于先天二年(713年)正月,在长安荐福寺翻经院圆寂,享年七十九岁。
    义净的西行求法和翻译佛经活动,对唐朝佛教的发展,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与法显、玄奖被并称为中华三大求法僧,又与玄奖一起被公认为中国最伟大的二位译经师。
    另一位著名的求法高僧慧日(680一748),俗姓辛,山东莱州东莱人。唐中宗时出家,受具足戒后遇到义净,“每闻净说西域如来遗迹,飘飘然有万程收往志。遂于武后大足年间( 701年),泛舟渡海,经佛逝、狮子州等地,到达印度。前后共经七十余国,历时二十一年,最后从西域翻越雪岭而归,于开元七年(719年)回到长安。回国后,受到了唐玄宗的接待,并被赐予“慈憨三藏法师”的称号。慧日在印度受净土学的影响,回国后主要弘传净土法门,并著有《往生净土集》,对净土宗的发展有着重要的贡献,被视为净土宗慈憨派的开山大师。
    在义净之前,齐州还出了两位赴印度求法的高僧,道希法师和师鞭法师。道希法师,历城人,出身于绪绅之家,“涉流沙之广荡,观化中天;险五岭之嵌岑,轻生拘法。经由吐蕃一路到达印度,住在那烂陀寺。他对于中国佛学的交流,是有一定的贡献的。师鞭法师,从北路西行,到达西印度,并与道希法师相见。后遭疾客死他乡。
    唐代前期,齐州和莱州的四位高僧均西行求法,这并非巧合,而是充分说明了唐代山东地区,特别是齐州佛教的兴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