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山东造像发展的历史背景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10-16 10:52     浏览次数 :

[返回]
    随着佛教的发展和传播,开窟造像活动也逐渐地传播开来。南北朝时期,战争频繁,社会动荡不安,人民生活痛苦不堪。统治者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都大力提倡佛教。一些王公贵族不惜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在山东的政治、经济中心地区,凿造了大量的石窟造像。一些庶民百姓,为了祈福消灾,也纷纷地出资造像。
    到了唐代,佛教在我国达到了鼎盛时期,石窟造像的开凿,也达到了高潮。作为唐朝东方重镇的山东地区,石窟造像的开凿比以前更加普遍,范围也大大超出了以往。应该说,这种局面的出现,自有其深刻的历史原因。
    首先,在思想上。按照宗教家的宣传,造像是一种无量功德,生者借此可以摆脱苦难,免灾获福,死者得以超度,获得美妙未来。这对当时社会不同的阶级,都有极大的诱惑力。统治者期望他们的荣华富贵长存不衰,而对于遭受阶级压迫无力摆脱苦难的劳动者来说,由此也可以得到解脱苦难的一线希望,至少精神上可以得到某种安慰。而且,石窟造像在观念和形式上,也容易为中国人所接受。就观念上来说,中国本土早已盛行崖墓,其形制也同于石窟,祖先崇拜的观念与佛教造像的神灵崇拜相吻合。就其形式上而言,清儒朱彝尊曾说:“方诏遗立像,其徒唯恐再毁,谓木有时朽,土有时崩,金有时烂,至夏石为室,可永无汤。又虑像小,可凿而去,径尺不己至数尺,数尺不己,必穷其力至数十尺,累数百千,而佛乃久存不坏,使见者因像见惑。这是石窟造像能够兴盛的最根本原因。

              上海公墓,金山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松隐山庄,
                            山东造像发展的历史背景

    其次,自618年唐朝建立后,特别是从太宗开始,非常注意吸取隋朝灭亡的历史教训,减轻剥削,发展生产。经过几十年的努力,社会经济有了较大的发展。《资治通鉴》记载贞观四年的情况说:“是岁,天下大稳,流散者咸归乡里。米斗不过三、四钱,岁终判死刑才二十九人。东至于海,南极五岭,皆外户不闭,行旅不贵粮,取给于道路焉。社会经济的恢复和发展,为佛教造像的兴盛,提供了充裕的物质基础和技术条件。
    最后,统治者的大力提倡,是佛教造像能够兴盛的最直接的原因。唐朝皇帝除了武宗之外,都是崇奉佛教的。即便是屡称老子为帝室祖先、道教乃祖宗之教的唐玄宗,也大力扶持佛教。他们出于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炫耀自己的显赫声势,满足自己的欣赏要求的目的,十分重视石窟的雕造。甚至在中央政府里,还设立了专门的机构和专职的官员(如将作监的甄官署、石窟垂等),负责主持大规模的石窟开凿和寺庙修建等工程。由于统治者的大力提倡,佛教更进一步深入到社会各阶层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社会上崇佛风气更浓,“天下僧尼盈数十万,剪刻增缓,装束泥人”,以致于梓州(今四川梓渔)西山高130尺的大佛凿成以后,出现了道俗三万人庆贺尊仪的场面。
    在这样的社会条件下,山东地区也和全国各地一样,开窟造像非常地兴盛.也正因为如此,这一时期,南北朝那种窟室、造像高大的石窟相对减少了,而规模较小、以造像盒为主的石窟摩崖造像增多了,石窟造像的总数显著增加,分布范围也更广。
    唐中期以后,佛教势力仍然笼罩着整个社会。但由于受到政治势力、经济基础衰微的影响,利用大量的资金开凿石窟已非易事,因而逐渐转向建庙造像。因为建庙造像要比凿窟造像简易得多。特别是安史之乱以后,北方地区陷入了长期的混战中,黄河流域成了藩镇割据混战的场所。地处黄河下游地区的山东,社会经济遭到了严重的破坏,人民生活非常痛苦。“所在皆饥,无所依投,坐守乡闻,待尽沟壑。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开窟造像的主体骨干,广大僧侣民众,就无心也无力开窟造像了。因而,山东地区也和其它地区一样,造像活动大大减少。
    这一时期,山东地区造像的发展及其衰落,从造像题记中可得到充分的证明。据不完全统计,在山东各地的造像题记中,唐代纪年明确的共有112条,前期为104条。其中高宗时期13条,武则天时期13条,而开元、天宝时期则有68条之多,占纪年明确题记的60%多。可见唐前期,特别是开元、天宝时期,山东地区开窟造像的兴盛。而整个后期,山东地区唐代有纪年的题记,仅有8条,非常的少之又少。这是山东地区经济的衰败,在佛教信仰方面的具体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