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从达官取名看僧侣的影响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10-17 10:20     浏览次数 :

[返回]
    古人云:“黄帝正名百物”。。人是万物之灵,名字自然就尤为重要。中国人历来对起名字非常讲究,《说文解字》解释道:“名,自命也”,可见对名的重视。
    姓名往往可以从侧面反映出一个时代的风尚,而追逐风尚正是东晋南朝社会的特点之一。随着佛教的盛行,僧侣也成为人们仿效的对象。晋时,河内人昙徽投道安出家,后随其在襄阳。符王进攻襄阳,昙徽为避战乱,来到荆州上明寺。他宣传佛法,受到了僧俗的普遍欢迎。他常对道安的画像行礼,这本是表达对师父的敬仰之意,没想到却使得“江陵士女,咸西向致敬印手菩萨。”②僧俗交往的增多,人名中也常出现一些佛教中的词汇,而这种现象并不是偶然的,大多是效仿僧侣之名的结果。
    在各种命名用字中,最常见的就是“僧”。如东晋时的南昌公都僧施、南蛮校尉羊僧寿。到了南朝,这种情况更加普遍,择其位高或名显者列于下。
    宋:太子舍人王僧谦、湘州刺史王僧朗、左光禄大夫王僧达及其从兄弟侍中僧绰和尚书令僧虔、充州刺史沈僧荣、青州刺史明僧属、博士颜僧道、宜都太守袁僧惠、太子中庶子江僧安、参军先僧缓、新城太守柳僧景、扬武将军卢僧泽、司徒参军葛僧韶、龙镶将军宿僧护、缥骑中兵参军段僧爱、山阳太守萧僧珍等:

                       上海公墓,金山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松隐山庄,
                                     从达官取名看僧侣的影响

    南齐:冠军将军戴僧静、越州刺史陈僧授、前将军刘僧副、宁朔将军王僧炳、交州刺史范僧简、太学博士王僧孺、湘东内史王僧荣、竟陵太守房僧寄、前军将军纪僧真及镇蛮护军纪僧猛兄弟等(王僧虔等由宋入齐者略);
    梁:散骑常侍吕僧珍、义州刺史文僧明、大司马王僧辩、司马王僧洛、车骑将军胡僧佑、憔州刺史湛僧智、充州刺史杜僧明、太府卿沈僧果、厢公王僧贵、宣城太守朱僧勇、齐兴太守颜僧都等(王僧孺等由齐入梁者略);
    陈:巴州刺史戴僧朔及其族兄右将军僧锡、合州刺史焦僧度、定州刺史周法僧及其弟散骑常侍法尚、巴山太守蔡僧贵、征南谐议阴僧仁等(杜僧明等由梁入陈者略)。
    以“法”命名的主要有:东晋穆章何皇后(名法倪)、孝武定王皇后(名法慧)、庐江太守张法顺;刘宋时明帝陈昭华(名法容)、越骑校尉戴法兴、征北参军管法祖、梁州刺史甄法护、益州刺史甄法崇、阴平太守沈法兴、司马管法济、南海太守陆法真、东阳太守沈法系、略阳太守庞法起;南齐时的宁州刺史程法勤、始兴太守房法乘、中书舍人茹法亮、总明学士何法同、宜都太守郑法绍;梁时有太尉元法僧、平北将军薛法护、镖骑将军杨法深、司徒陆法和、安南将军刘法瑜、琏州刺史陈法武:陈侍中黄法蚝、那州刺史荀法尚、宜城太守周法僧、巴山太守黄法慧、豫章内史钱法成等。
    以“慧”命名者:东晋交州刺史杜慧度、宋湘州行事何慧文、竟陵太守孟慧熙、淮南太守刘慧明、宁朔将军沈惫真;南齐散骑常侍何敢(字慧景)、南充州刺史陆慧晓、平西将军崔慧景;梁敬帝(字慧相)、太子右卫率萧慧正、巴东太守萧慧训;陈建安内史吴慧觉、征西将军陈慧纪、巴山太守黄法做、明毅将军侯慧纪等。
    以“智”命名者:宋武陵王赞第九子智随、宁朔将军江智渊、南昌令诸葛智之、中军行参军吕智宗;齐梁州刺史阴智伯、东昏侯宝卷(字智藏)、和帝萧宝融(字智昭)、高昭皇后刘智容、江夏王宝玄(字智深)、庐陵王宝源(字智渊)、都阳王宝黄(字智亮)、邵陵王宝故(字智宜)、晋熙王宝高(字智靖)、左军将军徐智勇:梁安成郡王萧机(字智通)、南浦侯萧推(字智进):陈侍中樊毅(字智烈)、散骑常侍樊猛(字智武)、严武将军张智达、前军将军徐智远、巴陵内史陈智深等。
    以“昙”命名的有:晋游击将军王县之、给事中工昙亨、宋御史中垂王昙生、祠部尚书沈县庆、广州刺史袁昙远、侍中王昙首、乌程令盛县泰、广兴郡公沈昙亮、南阳太守朱县韶:齐通直散骑常侍庚县隆、给事中谢昙济、越州刺史孙昙灌、黄17郎殷昙聚:梁中书侍郎王昙朗、著名孝子滕昙恭、刘昙净:陈平西将军熊县朗、交州刺史袁昙缓等。
    当时佛教徒称为“道人”〔在《高僧传》、《续高僧传》等佛教史籍中,僧人自称为“贫道”的例子不胜枚举。慧远法师在给桓玄的信中即多次以“贫道”自称,详见下文。僧人亦有偶称为“道士”的现象),故世俗中以“道”入名也成为一种时尚:晋明帝(字道麟)、简文帝<字道万)、废帝皇后庚道怜、元帝之子琅邪王衷〔字道成)、东海哀王冲《字道让)、武陵威王稀(字道叔)、简文帝之子会稽思世子道生、征西大将军刘道规、司空刘道怜、晋陵太守殷道叔、镇西将军周抚(字道和)、侍中都鉴〔字道徽)、尚书郡恢(字道撒、散骑常侍刘波(字道则)、太常诸葛颐(字道回)、吏部郎江迪(字道载)、征西将军刘牢之(字道坚)、王凝之妻谢氏(字道锡);宋高祖之弟长沙王道怜和临川王道规(字道则)、婕好胡道安、司空檀道济、雍州刺史刘道产、广州刺史程道惠、益州刺史刘道济、交州刺史荀道覆、青州刺史刘道隆、冀州刺史崔道固、龙骤将军刘道符、司州刺史姚道和、晓骑将军高道庆、左卫将军孙道隆、龙琪将军薛道渊、黄门侍郎刘道宪、辅国将军薛道标、侍中刘穆之(字道和,小字道民)、征虏将军刘粹(字道冲)、司马蒯恩(字道恩)、太子左卫率胡藩(字道序)、员外散骑郎荀雍(字道雍)、散骑常侍刘秀之(字道宝);南齐开国皇帝萧道成及其母陈道正、宁朔将军高道庆、直阁将军曹道刚、司州刺史姚道和、员外散骑常侍王道宝、冀州刺史崔道固、梁司州刺史蔡道恭、太史令蒋道秀、衡州刺史丁道贵、豫州刺史冯道根、平西将军刘怀珍(字道玉)、秦州刺史徐文盛(字道茂):陈开远将军徐道奴、}a州刺史钱道敢等。可见当时“道”用于字的现象十分普遍。
    刘宋时,南郡王义宣之子分别名为法导、僧喜、慧正、慧知、明弥虏、妙觉、宝明,既反映出他个人崇佛的倾向,也是命名风格的表现之一。
    南朝时,人们开始试图将“佛”用于名字。刘宋时有南豫州刺史段佛荣、步兵校尉陈佛念、临沉县男孟佛护:南齐时有晓骑将军张佛护;梁时有宁西将军王佛辅等。“佛、法、僧”号称佛教三宝,“佛”字见于人名晚而使用者不多,究其原因,其‘、一是僧侣中几乎无人用此字,其二是佛在人们心目中具有一定的威摄力,唯恐有所不敬。可以看出,用佛命名者常以“念”、“护”、“辅”等字佐之,更能体现出希望得到“保佑”的心理。
    也有将佛教词语用于小字或小名的,如东晋后废帝司马星〔小字慧震)、散骑常侍王殉(小字法护)、王殉弟中书令现(小字僧弥)、荆州刺史王忱(小字佛大)、宋孝武帝(小字道民)、顺帝刘准(小字智观)、会稽太守褚淡之(小字佛)、齐郁林王萧昭业(小名法身)、梁敬帝(小字法真)、陈开国皇帝陈霸先(小字法生)等。更有甚者直接采用佛教人名,如梁昭明太子统,小字维摩;长沙嗣王业弟藻,小名逛叶:陈宣帝项,小字师利.
    僧侣之中,“妙”常见于尼名,故在俗世也多用于女名,、如宋明帝陈贵妃,名妙登;梁长山公主妙}};陈世祖沈皇后,名妙容。当然也有其他情况,东晋卫将军、散骑常侍谢尚就将二女分别取名为僧要、僧韶,因史书中少有关于妇女的记载,至于妇女之名更是罕见,故无法进行详细的总结。
    周一良先生在《论梁武帝及其时代》一文中指出:“南北朝时人名尤其小字往往反映宗教信仰。”总体来看,以上人名固然反映出宗教信仰以及命名者希望借佛教之力增福减灾的心态,但“法”、“僧”、“妙”等极少出现在名尾,显然是模仿僧侣之名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