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南北朝时期佛教雕塑的特点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9-15 07:57     浏览次数 :

[返回]
    在佛教雕塑传人中国之前,我国的雕刻艺术已具有了相当高的成就.而佛教在中国的兴旺大大促进了中国雕塑艺术的发展。著名的石窟寺如云冈、龙门、敦煌莫高窟以及麦积山、炳灵寺、巩县、响堂山、天龙山等都有这一时期的雕塑作品。综观这些雕塑作品,我们发现有以下几个特点,而这些特点也恰恰成为后来中国佛教雕塑艺术的总体特征。
    (一)题材的民族化
    中国早期佛教雕塑内容,基本上接受了印度佛教艺术的题材。受印度传来的佛经、佛本生故事等的影响和佛教教义的思想制约,中国佛教雕塑艺术的创作长期摆脱不了印度佛教艺术的影响。例如早期的拜城赫色尔、库木吐拉石窟群的塑像,敦煌莫高窟第二百五十七窟等北朝窟的佛、菩萨像,大同云冈第七、八、十、十七、十八等窟和麦积山第一百、一百一十四等窟的塑像,都可以从佛经中找到出处和依据。
    随着社会的发展,不论统治阶级还是劳动人民为求得来生幸福,都不惜一切地虔诚地供奉佛像,这更加促使了佛教雕塑的发展。雕塑家就从佛经中一些佛本生、佛前生难行苦修的故事题材中,逐步融人了中国社会中的人物、鸟兽、山水、宫室楼阁等内容,极大地丰富了创作题材和内容,间接地表现了当时的现实生活状态,如巩县第五窟中门左右供养人行列的图像,云冈各窟中的供养人像等,都是出钱作功德开窟造像的统治者皇帝、后妃、官僚、地主、僧尼、侍女及一些私有者和人民的形象,这使得佛教雕塑题材日渐民族化。

                上海公墓,金山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松隐山庄,
                              南北朝时期佛教雕塑的特点

    (二)造型的世俗化
    由于受制于佛教造像的束缚,国内早期的佛像几乎都能看出印度佛像雕塑式的丰圆适中、深目高鼻、细薄而贴身的“湿衣”和佛像脑后大大的代表光环的圆盘形象,如敦煌莫高窟第二百五十四窟南壁交脚菩萨、大同云冈石窟第二十窟佛像及麦积山一些石窟的造像等都具有这种典型特色。但随着佛教雕塑题材的民族化,佛像造型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在人物形象上,由早期丰圆适中的脸形演变成北魏时期瘦长的脸形和较窄的身材。在服饰上,由早期采用印度祖肩或者通肩的形式(如菩萨的服饰是着宝冠担露上身、着项圈、短理路、蛇行的饰具,下着羊肠大裙。飞天也是袒露上身,穿着简单缨路,下着大裙,赤着脚等。后来在一些佛像雕塑中就出现了佛像外衣左臂半披这一极具当时民族特色的形象),改为北魏末期的“褒衣博带”式(身着宽松大衣,裙带结于胸前下垂,或甩到腕上),展现了当时士大夫的服饰风尚。菩萨身上也由着披巾交叉于胸口转换为女性服装形象,以及飞天上着短衫、下着长裙曳地而不露脚的装扮。如云冈第二十一到三十八各小窟,伊阅莲花洞、十四洞、十七洞,莫高窟北魏后期各窟的塑像,麦积山第一百二十七、一百三十一、一百三十三等窟塑像等,都与当时民族服饰一致。可见佛像艺术家在选取和运用材料上都是审时度势,有所取舍的,并不是随意更改和添加的,这使得佛像造型形象逐渐世俗化,创造了一些窈窕优雅、仪态飘逸、韵味无穷、具有中国传统的审美形象的人物。这种演变代表着当时现实社会的审美风尚,使得佛教形象更加形象化,能够为中国广大群众接受。
    (三)技法的多样化
    在技法上,中国的佛雕艺术早期虽有类似印度键陀罗式的手法,但如云冈第二十窟大坐佛的圆刀衣纹和东崖立佛刻出宽线条中有一道阴线的衣纹,第七、八窟门旁鸿摩罗天浮雕像下部以阴线表现的衣纹,敦煌莫高窟第二百五十九窟佛像以阴线表现出通肩大衣的衣纹,都是与印度雕刻手法不完全一致的。它是在汉代从阳线条表现形体的手法的基础上,吸收了印度更精细的以阴线条表现细部的雕刻手法而发展出的较写实的新型的凸起线条,是两者融合后的新技法。在南北朝中期,随着佛像形象的变化,为表现佛像的姿态把印度原本的题材进一步本土化,又发展出平刀法。到南北朝晚期,除继续用直刀法外,逐渐发展出新式的圆刀法。在佛像雕塑艺术上,当时产生了许多优秀的雕塑家,这些名师奇匠,兢心尽力地对雕塑手法进行研究。除了刀法上的发展,他们还能利用光的浓淡来处理作品,不只是刻出轮廓而已,完全运用隐起的手法,较汉代平面减地云气纹的刻法更有进步。如光浓的地方要凹下去,光淡的地方要凸起来,使作品减少了神秘的意味,增强了现实性,使之达到“至真”。除了塑造形体形象外,还发展运用了“和墨点彩”的手法,使雕塑形象更加逼真鲜活,如敦煌莫高窟北朝的部分塑像,到现在还可以看出最初是使用红色或其他几种简单施色藻绘出来的,为中国佛雕在唐宋时期的繁荣提供了技术上的支持。
    纵观南北朝佛教雕塑艺术,不论是雕塑题材,佛像造型还是表现技法,与印度本土的佛教雕塑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在吸收印度佛像雕塑的形式、内容时,传统的固有形式并没有完全消失殆尽,但是却出现了中印融合的形式,并以此为基础发展成了中国式的艺术特色。从本质上说,它依然是植根于中华民族本土传统审美的,以中国广大人民的审美品味为基本取向的艺术形式。其发展出来的佛像形象也体现了人民的想象,反映了当时人们的精神观念。至唐朝时期,在经济繁荣的影响下,佛教雕塑艺术在传统的基础上,得到了更大的提高,把当时的社会生活反映得更加切实,民族化和世俗化也得到进一步加强,成为五代、宋以后雕塑艺术进步的先导,也是南北朝以后雕塑艺术发展的最高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