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禅与日本书法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9-16 09:45     浏览次数 :

[返回]
    日本书法自古以来受到中国书法的深刻影响,尤其是遣隋使和遣唐使,带回大量中国文物,其中藤原佐世所编《日本国见在书目录》为从中国输入的汉籍编目,总数达1579部16790卷。‘大量书目的传入,对日本文化产生了重大影响。
    禅宗作为中国佛教宗派之一,是在佛教及社会得到高度发展后产生的。镰仓时代以前,一些僧人曾陆续把中国禅宗传入日本,但没能流传开来。奈良时代应日僧邀请于天平七年(735)到日本传律宗的唐朝僧人道漩,曾向大安寺僧行表传禅法2。天台宗圆仁、圆珍入唐求法,都带回禅宗著作,圆仁的《入唐新求圣教目录》载录汉籍584部,计802卷,而这些经卷大部分为佛教典籍,其中也有禅宗著作3、当时日本处于以天皇为首的公家社会。贵族阶级掌握统治地位,鼓励佛学研究。遣唐使遣隋使带回大量的佛教典籍,于是学问僧抄写经书之风盛行。写经书法受唐代写经的影响,唐代形成了重视法度的“尚法书风”,写经书体追求笔画匀称,端庄。同时,出于对佛法的尊重,僧侣也极尽所能临摹佛经而小轻易改变字体。从而在日本平安时代端庄典雅的抄写佛经的书体盛行。
    1185年,镰仓幕府建立,新兴的武士阶级取代了传统的贵族统治,禅宗传入,并提倡“兴国护禅”,得到武士阶级的支持。随着宋元中日文化交流,书法方面,宋朝“尚意”书风传入日本禅林界并得到发展,形成日本中世主流书法流派一一禅林墨迹。

                    上海公墓,金山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松隐山庄,
                                  禅与日本书法

    文治三年(1187)日僧荣西第二次入宋,在天台山学法临济宗黄龙派虚庵怀敞,时问长达四年之久,归国后将临济宗黄龙派禅法传入日本,标志着日本禅宗的真正确立。禅宗主张自修自悟,“道在日用”,寄坐禅修道于日常生活中。宋代禅宗又主张儒佛一致,授禅之余还讲治国平天卜的道理。禅宗传入日本后小久就受到幕府的欢迎和支持。
    随着宋日海上贸易关系的加强以及日本对于中国文化和禅宗艺术的‘幢憬,两国交流呈现逐年增长的态势。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日本僧人来华。日宋之问的商船往来极为频繁,来南宋的日僧人数急剧增加,单是名留史册的就有一百多人,通这些禅僧根据来宋时问的先后,其目的可以分为三种,属于第一类的是时代较早的入宋僧,他们的目的小在于求法,而是消除自己的罪障,修成菩提,去巡礼佛迹的。属于第二类的是为了传习律宗而入宋的。属于第三类的是为了学习禅宗而入宋的,这种人占这一时代入宋僧的绝大部分。5根据木宫泰彦的南宋时代入宋僧一览表6可以看出,这些禅僧来华后直接拜渴宋朝各大佛教名山,师从禅林界名僧,回国后大都传来在南宋已经烂熟了的禅宗,同时还带来南宋文化,墨迹也被大量传来。
    “墨迹”这一名称,中国人只把它解释为“用墨书写的笔迹”。墨迹这一说法,开始于唐代或者早于唐代,宋代才开始沿用。在日本,禅僧的书法被称为“墨迹”,素有被世人尊重的风习。墨迹特指禅林高僧的书法,并且仅限于中国宋元时代高僧或同时代入日籍规划僧以及日本镰仓、南北朝、室盯时代禅僧的书法,甚至小包括现代高僧的书法。从这一界定可以看出,墨迹与禅僧有着小可分割的关系,而当时的禅僧以弘扬禅法为己任,对于入宋的禅僧而言,墨迹作为传禅的载体而被传入日本。
    作为入宋僧所携带的墨迹而言,根据江静《日藏宋元禅林赠与日僧墨迹考》,现存的556件墨迹中,根据墨迹的题识和内容,可以判定该墨迹是宋元禅僧专为日本僧人而做的“明确赠与日僧”的墨迹有103件。从这一数字我们可以看出,在日本的禅林墨迹中,中国宋元禅僧的墨迹占了将近五分之一。从中我们可以窥探宋元时期中日禅僧之问的交往以及日本禅僧对中国宋元书法的‘隆憬。由唐代成立的禅宗,到了北宋中期以后,几乎波及到整个北宋社会的思想界,北宋盛行文官政治,北宋文人士大夫的精神世界处世哲学等也都受到了禅宗的影响。继土安石之后,著名文人苏轼等人也参禅悟道,他小仅在文学领域,在书法方面也受禅宗思想影响,主张破除极尽法度的唐朝书风,黄庭坚、米莆等人也积极追坡居士自称,几乎与当时所有的名僧相交游,黄庭坚自号山谷道人,曾参问黄龙晖堂禅师。尚意的书风也影响了禅林界,通过入宋元的僧侣而带到了日本,从而给日本书坛以影响。
    在入宋的禅僧之中,最早给予日本书坛及禅林界以影响的人物当首推明庵荣西,继荣西之后,京都泉涌寺的开山祖师小可弃法师俊芳、日本曹洞宗开山祖师道元以及圆尔辩圆等都对日本书坛产生了深远影响。镰仓时期作为文化交流的入宋僧,在学习禅法的同时将宋朝的尚意书风带到了日本,墨迹作为学禅传禅的载体而被入宋僧所重视并加以研习。这一书风的传入,打破了平安贵族严格的写经书体,追求遒劲有力的书法风格与新兴的武士阶级好武力崇尚简朴的要求相吻合,从而得到了武士阶级的推崇,给当时日本书坛注入了新的活力,并影响着近代乃至现代日本书法的风格及审美。